热门热搜: 水处理  北京  垃圾  科技  合作  环保  污水处理  会议  企业  环境 

图片浏览完毕

重新浏览
推荐图片
1 / 5

【专访】英国环境官员:应对气候变化要与时间赛跑

日期:2015-12-10     点击:384    评论:0    查看原图
英国环境官员:应对气候变化要与时间赛跑












      人物介绍:安妮-弗里曼,英国环境、食品和农村事务部洪水和海岸侵蚀风险管理处处长。

      人物语录:

      “英国政府对巴黎气候大会持谨慎乐观态度。”

      “英国气候变化风险评估报告已将洪灾列为英国将面临的最大风险。”

      “我们计划用燃气电厂取代燃煤电厂,到2023年实现燃煤电厂禁用并在2025年关闭所有的燃煤电厂。”

      “假使我们不采取任何行动提高我们对气候变化的适应能力,我们的经济稳定性将降低,而一大波发展机遇也将因此被错过。”

      【英国对巴黎气候大会持谨慎乐观态度】

      南度度:2015年联合国气候大会正在巴黎如火如荼地举行,吸引了来自全世界的关注,您对这次大会有什么期待?

      安妮-弗里曼:英国政府对这次气候大会持谨慎乐观的态度。我们会和其他国家一起努力,解决那些突出的问题。但同时我们也要看到,这次磋商过程中也会遇到很多挑战。

      南度度:我们注意到,过去两年您都在从事和Flood Re相关的工作,这份协议形成的背景和目的是什么?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吗?

      安妮-弗里曼:在英国,企业和个人只能靠自己应对洪灾风险,没有人帮他们分担洪灾带来的损失,而政府也没有建立确定的补偿标准或者自动响应机制。Flood Re的成立就是为了弥补这一“缺位”现象。英国有一个影响力很大且长久以来运行良好的保险市场,然而,由于保险公司依据风险高低定产品定价,很多我们想要投保的财产(因为风险较高)往往不在保险公司的承保范围内。多年来,作为英国保险协会(Association of British Insurance)的成员,一些保险公司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他们会有条件地为一些高风险财产承保。然而随着气候变化形势加重、保险市场不断发展、洪灾风险分布图愈发清晰,以往的“不成文规定”变得难以为继。在这一背景下,我们进行了几年的磋商,并最终促成了Flood Re协议的形成。我们的目的就是要为那些处在高洪灾风险地区的企业和个人提供他们可以支付得起的保险产品。

      至于它如何运转,户主们还是会像以前一样,继续通过保险公司、中介或者自己在网上比价等方式找到自己需要的保险产品。由保险公司决定户主投保的财产是不是会面临高洪灾风险、需不需要让Flood Re来接手。一旦保险公司决定让我们接手,他们就要把相应部分的投保金转给我们,投保金额的高低是根据投保产品所交的财产税来确定的。如果投保产品受灾了,Flood Re会理赔,然后将理赔金交给对应保险公司。成立Flood Re事实上是保险行业的提议,对他们来说,Flood Re是有帮助的,因为它可以让保险公司继续为客户提供相应的保险服务,但同时最有风险的那部分实际又被转移了。

      Flood Re只会存在25年,我们只是借它来过渡,最终的目标还是交给市场来主导,只是在此之前要给住户、政府和保险公司一些磨合、适应的时间。应该说,Flood Re是我们应对气候变化风险的一部分,但也只是其中一部分。它替我们“买”来了一些时间,但也只是有限的时间。截至目前,Flood Re获得了很多支持,但这也不表示每个人都支持。有些处在低洪灾风险地区的人就持反对意见,觉得自己没有义务为那些选择住在河边、海边的人买单。所以在这一块我们受到了一些批评,但总的来说,绝大多数人还是支持的。

      【要解决、适应气候风险,应当多管齐下】

      南度度:说到那些住河边或者海边的人,目前我们就处在中国的珠江三角洲,这里的一些人也面临着海平面上升和洪灾风险,您认为政府可以做哪些事情来帮助人们更好地应对、适应这些风险?

      安妮-弗里曼:同珠三角一样,英国的洪灾形势也很严峻。英国气候变化风险评估报告(Climate Change Risk Assessment,CCRA)已将洪灾列为英国将面临的最大风险。要解决、适应这些风险,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没有唯一的解决办法。我们需要多管齐下,不光是政府和企业,个人也应该参与进来。

      我认为“减轻”(mitigation)的环节很重要。首先是要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英国能源与气候变化部最近为清洁、可持续能源政策的发展拟定了一个新方向,我们将更加注重新型核能和天燃气,包括页岩气和离岸风能的发展。我们计划用燃气电厂取代燃煤电厂,到2023年实现燃煤电厂禁用并在2025年关闭所有的燃煤电厂。我所在的英国环境、食品和农村事务部( 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 Food and Rural Affairs, DEFRA)支援了一项由农业行业从业者领导的“农业温室气体行动计划”(Agricultural Industry Greenhouse Gas Action Plan), 这一计划每年可减少一百万公吨等量的二氧化碳。DEFRA还计划在未来五年栽种11,000,000棵树,这些树的净碳汇能力(注:指森林吸收并储存二氧化碳的能力)很高,可吸收17,000,000公吨等量的二氧化碳。在减少废弃物和废气排放方面,我们也采取了相应的措施。借助垃圾填埋转移政策和升级后的天燃气管理系统,自2010年以来,英国各类废弃物所带来的排放已经大大降低,相当于减少了九百万公吨等量的二氧化碳。

      当然,适应风险(adaptation)也必不可少。英国政府已经做出承诺,将在六年内提供23亿英镑用于提高英国的抗洪能力。预计这一计划将为超过30万户居民、42万英亩农田、205英里铁路和340英里公路降低洪灾风险,英国整体洪灾风险将下降5%,同时还可挽回超过300亿英镑的潜在经济损失。英格兰的防洪资金有多重来源,除中央政府出资外,地方企业和地方政府也会贡献6亿英镑用于防洪。至于如何使用这笔资金,我们的原则是在避免洪灾和海岸侵蚀风险的基础上实现经济利益的最大化,同时也要考虑各地方的选择和首要诉求。

      此外,我们还主张提前规划(planning)。英国的顶层政策设计已经明确,要避免在洪灾隐患区进行不合理开发。至于不可避免的开发需求,则要确保安全、灵活处理,决不可增加其他地区的洪灾风险。英国《国家规划政策框架》(National Planning Policy Framework)规定,地方政府应制定政策管控所有源头的洪灾风险,充分利用新发展所带来的机遇,减少洪灾源头、降低洪灾影响。这些是我们已经尝试或者正在做的一些努力,希望对中国有借鉴意义。

      【应对气候变化,每个人都有相应的角色要扮演】

      南度度:刚刚您谈到了很多英国政府部门应对气候变化、治理洪灾方面的经验,能否再谈谈企业,例如您所熟悉的保险行业和我们所关注的能源行业,应该在应对气候变化的过程中扮演什么角色?

      安妮-弗里曼:我认为每个人都有相应的角色要扮演、相应的责任要承担。保险企业可以起到引导特定行为的作用,类似于,要让我们帮你分担风险,你就必须按照我们说的这样做,否则我们不愿意承保。同时保险行业拥有大量的资金可用于投资,他们可将资金从一些高碳排放行业撤离,这就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能源企业的角色显然也至关重要,他们善于创新、有实力投资更加绿色、清洁的能源,例如支持碳捕获与存储技术,或者用天燃气来替代煤。而且我认为能源企业也有动力采取行动,因为通过创造一条可持续的能源供应链,他们也可以从中获得经济效益,何况他们自己本身也会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我们的《气候变化风险评估》(Climate Change Risk Assessment ,CCRA) 列举了很多气候变化对能源行业影响的细节。我认为这也是中国将要面临的一个大问题,所以能源行业要关注的问题涉及方方面面。

      【气候变化风险需要评估】

      南度度:能给我们进一步介绍一下你们的《气候变化风险评估》吗?它和能源行业有什么关联?

      安妮-弗里曼:2012年,英国推出了首个CCRA,其中有一节专门总结了能源行业的气候变化风险评估方法。CCRA首先有助于英国政府从全国层面去考虑哪些风险比较紧迫,再根据各个风险的轻重缓急来制定我们的气候适应政策,从而确保政策的灵活性。同时,对于那些主要风险,CCRA帮助我们判断哪些选项更划算、灵活性更高(比如应对洪灾是修建海堤还是人、物从海岸撤退等)。总的来讲,CCRA是以大量科学依据为基础的--我们用新的方法分析了已有的数据,并最终把他们整合起来。到2017年和2022年,我们还会相继推出第二和第三份CCRA。第一份评估的具体工作是由专业咨询公司来承担的,它介绍了超过一百种气候变化将带给英国的风险和机遇。这次尝试给了我们不少帮助和启发,但考虑到未来的不确定性很大、很多风险还没有被量化,所以确实还有一些值得改进的地方。

      在CCRA的基础上,我们还启动了一项国家适应计划(National Adaptation Program),具体解决CCRA中提到的风险和机遇。针对这些风险,我们本着务实的态度提出了370条行动条例,由中央和地方政府共同负责具体条例的推行。最近,英国气候变化委员会的一个独立机构“气候适应分会”(Adaptation Sub-Committee of Committee on Climate Change)写的NPA进度报告以及政府针对这份报告给的反馈都已经出版了。

      CCRA将是一项要长期坚持的工作,现阶段我们已经开始准备第二份评估了,具体工作由“气候适应分会”承担。和第一轮评估相比,这次的侧重点有所不同。我们将更关注气候风险及其并发风险之间的关联、现阶段的政策措施是否会改变风险等级或加快风险到来的周期、已有风险中有哪些出现了新的灾害迹象、气候变化风险会带来哪些社会经济影响、海外活动会对英国的供应链产生什么影响以及哪些政策领域给我们正在适应或需要去适应的气候风险设置了障碍--这也是2017年到2022年我们重点关注的问题。

      【能源企业也在参与气候风险评估】

      南度度:除去评估气候风险,你们是否有具体的办法从源头上管控气候风险?

      安妮-弗里曼:此前,英国出台了一项《气候变化法案》(Climate Change Act)。这一法案规定政府可依法要求公共服务机构以及法定事业承办者,比如能源企业,报告他们如何评估气候变化所带来的风险和机遇以及具体采取了何种行动。报告内容应该包括气候变化对能源企业的现有和长远影响,以及该企业计划如何应对这一影响。在第一阶段,我们收集了91份报告,大多来自能源、交通等基础设施行业,我们针对这91份报告进行了总结。第二阶段自2013年开始启动,预计持续到2016年,这次我们采取了自愿提交报告的方式,除了能源等已有行业之外,还有一些小而新的行业自主参与进来,这次报告的结果将会纳入下一轮的《气候风险评估》和《国家适应计划》。所以各行各业都在采取行动管控自己可能面临的风险。

      【应对气候变化不是负担是机遇】

      南度度:多年来,您一直从事应对气候变化相关的工作。在这一过程中,您感触最深的是什么?

      安妮-弗里曼: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要正视过去,否则我们就会一直犯同样的错误。现在就采取行动虽然会面临很多困难,但也好过之后被迫行动。如果现在有所作为,意味着我们以后就可以少花功夫去适应风险。在我看来,应对气候变化不单纯是负担,也是一次机遇。例如过去几年可再生能源领域就取得了很多突破,能源的生产和利用效率都有提升,所以机遇的的确确存在。相反地,如果我们漠视问题、无动于衷,后果也将不堪设想。假使我们不采取任何行动提高我们对气候变化的适应能力,我们的经济稳定性将降低,而一大波发展机遇也将因此被错过。

      南度度:南度度节能服务网是南网能源公司打造的一站式综合节能服务平台,我们致力于关注节能和新能源领域,请寄语南度度。

      安妮-弗里曼:我很高兴能来这里和你们交流,从不同的渠道获取不同的信息十分重要。这次来中国,我感到很惊讶,参与了一些很有意思、很激烈也很有创意的讨论,希望你们的平台今后也会开展这样的活动。​

打赏
更多>推荐图片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服务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Processed in 0.025 second(s), 10 queries, Memory 1.65 M